什么是后现代(Postmodernism)?

Posted by admin on 8月 11th, 2022

新诠释学的真理观在新诠释学中,伽达默尔寻求的是超越科技理性与科学方法控制范围的真理经验。

前卫艺术的所有原则都遭到质疑。

因此以后工业为基础的后现代社会的研究(包括电影研究)有必要向文化研究视角转移。

真理被化约为话语表述风格的一种效应。

Heidegger,1962,BeingandTime)伽达默尔指出,语言是理解的普遍媒介,理解从本质上说是语言的,语言是一切诠释的结构因素,因此我们所认识的世界是语言的世界,世界在语言中呈现自己,所以我们掌握语言的同时也为语言所掌握,这个掌握的维度就是理解的界限,同时也是语言的界限。

尽管公开的后现代主义者蔑视理论或只是不屑于理论,但是一些人的思想,例如罗伯特·文丘利论建筑的思想直接针对现代主义与前卫艺术理论,因此对于解开这一新变化的基本踪迹是有帮助的。

最后有必要搬出齐泽克,缝合一下这篇文章。

本文从Metamodernism这一理论出发,着重更新、发展这一理论的中文译法及其在网络时代的面貌,探讨网络、混沌现代主义及艺术文化间的关系。

意义永远在语言链中永不停息地从一个词向另一个词滑行——延异(意义的延缓)2.用横向思维取代纵向思维传统形而上学为了建立某种体系,力图从不证自明的第一原则出发演绎其他事物。

上述叙事所缺失的是,对于资本主义市场作为一种特殊社会形态之理解,作为重大历史性断裂产物之理解。

直接定义后现代主义(postmodernism)是很困难的。

?3、消解主体性。

是战后美国本土产生的最具影响力的文学流派。

非物质性与非恒久性是被用来化解艺术的物质化的主要策略,这样它们就不再是珍贵的东西,也不再是吸引市场的东西了。

相反,那些力图在人类意识中追求协同性而非客观性的实用论者,却从不关心社会实践与客观事物之间的关系。

因此,后现代主义设计思潮的兴起为观照现代主义设计提供了一面镜子,折射出现代主义设计自身的矛盾。

立柱、柱廊、拱门重新复活了,空间里填满了树木花草与小喷泉,断断续续的线条受到欢迎,色彩被邀请跟形状相合作。

甚至,资产阶级革命实现了绝对主义的集中计划。

但是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现代化或工业化过程中,科学和理性日益强化着它们的工具性功能,而弱化了对社会现实对自身的批判性功能。

既然没有一套价值观体系比其他价值观体系更有效,那么任何事物都是相对的。

后现代主义对一切合法性、真理性的东西进行批判和质疑,主张摧毁人们对元话语的信任感。

个有效的理想系统首先是排除了主观精神的自欺和各种彼岸幻影的系统。

悖论是:通过去除一切标准,我们只剩下了市场标准。

这种脱主体化不仅仅会将我们从焦虑里解放出来,还会把我们从所有的情感里解放出来,因为已经没有一个统一的我去感受了。

针对于这种机械制品低劣而丑陋的外观,以及当时过分装饰、矫揉造作的维多利亚之风的日渐蔓延,知识阶层普遍对工业革命持反对态度。

后现代主义反对宏大叙事,追求非英雄化,消解和淡化文学表现关系到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和命运的重大题材,漠视美好的人生理想、崇高的历史使命,伟大的英雄业绩,淳朴的传统美德,导致文学创作的低俗化和游戏化。

正是这种目的和过程的矛盾导致了人们对现代化的反思。

**到1980年代**,后现代主义建筑成为主流,而国际主义风格则基本消失。

在重视理性的人和人的理性元素的同时,也不应当忽视非理性的人和人的非理性元素。

正确认识后现代主义的产生、发展以及理论特征和影响,对于我们批判继承传统、实现现代化、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有重要意义。

说它容易,是因为它是一个比较时髦的话题。

哈贝马斯有个十分有趣的观点:后现代主义在政治上恰恰是保守的(conservative。

虽然后现代建筑倾向于在功能、审美与历史地域⽂脉之间追求⼀个平衡点以表现建筑发展的折衷,但后现代电影并不倾向于直接将这种折衷的思想映现其中,它与反衬的效果相⽐要单薄得多。

就像我们都有些现代主义,有些浪漫主义,我们将永远都是后现代主义的孩子。

马克思当年在分析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时候曾经特别提到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对个体生存与发展的强制,揭示过无产阶级在整个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中所扮演的劳动力商品即创造剩余价值的角色。

如果从文学史的角度来看,他的这一断言确实有一定的正确性,但几年后中国先锋小说家和批评家对后现代主义文学的着迷般的兴趣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后现代主义反对连贯的、权威的、确定的解释(包括对圣经,和其它信仰宣告。

谢丽·莱文妮(SherrieLevine)不断自我重复的照片复制,马克·科斯塔比(MarkKostabi)不断重做莱热(Leger)的操作,孔斯对所有市场图标的复制,王子(Prince)的时髦的风格化了的图像,等等,都属于这一类。

认为政治党派联盟是基于短期利益,而非长期忠诚;信仰的好坏基于对其的个人体验。

访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