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代诗歌名篇

Posted by admin on 8月 25th, 2022

追梦中,撕开了自我的狭隘。

意境优美的现代诗歌17**原来**本以为展开双臂就可以触及到的天空原来仅是一场浑浑噩噩的梦本以为只要雨后便定是阳光不曾想万里的碧空早已被乌云颠覆本以为释怀的心情会很怅然可不料内心的恐惧已摧毁了笑靥本以为飞鸟和池鱼仅仅隔了一面湖水但实际上他们隔着的是一个世界本以为会有一种爱叫做感动却发觉他依然在离我最远的坐标上本以为我可以坚强的独当一面可是我已经无法忘怀那种心跳了意境优美的现代诗歌18**归**年轻气盛的青年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去现实中追寻于是,逃离了贫穷的山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曾经的青年已成家立业昔日的少女已为人母幸福的爱情不得不让你远离故乡追求成功的梦想记不清遥远的故乡容颜在岁月中老去心已回归故乡携带妻儿亲吻久别的故乡归心似箭随着车流大军踏上了归来的征途无暇欣赏沿途的风景置身久违的山水中让风轻吻自己的脸庞水洗去烦乱的杂念蓝天不再成为太阳的遮羞布意境优美的现代诗歌19**寂寞**寂寞是什么?寂寞是晚出的月,照着人间零星的灯火。

我把全部的力量运在手掌贴在上面,寄与爱和一切希望,因为只有那里是太阳,是春,将驱逐阴暗,带来苏生,因为只有那里我们不像牲口一样活,蝼蚁一样死……那里,永恒的中国!戴望舒《雨巷》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

本来故事和经历是无法储存的,皮肤指节衣橱牙缝却成了储存故事和经历的器物,这是把拟物和借代的修辞手法进行了综合应用,这种修辞手法,我们可以叫做拟借。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既然目标是地平线,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经典现代诗歌2020-01-24诗歌诗歌一:友谊这是被等待的时刻在漫无止境地坠倒的桌子上面灯盏松开了头发夜晚把窗口变成无垠的空间这里无人无名的存在包围我诗歌二:红帆船到处都是残垣断壁路,怎么从脚下延伸滑进瞳孔里的一盏盏路灯滚出来,并不是晨星我不想安慰你在颤抖的枫叶上写满了关于春天的谎言来自热带的太阳鸟并没有落在我们的树上而背后的森林之火不过是尘土飞扬的黄昏如果大地早已冰封就让我们面对着暖流走向海如果礁石是我们未来的形象就让我们面对着海走向落日不,渴望燃烧就是渴望化成灰烬而我们只求静静地航行你有飘散的长发我有手臂,笔直地举起诗歌三:因为风的缘故昨日我沿着河,漫步到,芦苇弯腰喝水的地方。

/中国,在贫穷中自强,改革勇往直前,开放气势磅礴;满怀着梦想,用顽石般的意志,握紧了新世纪的航舵;飞速地崛起,让中华民族在世界之林壮大。

你所见过的诗歌是什么样的呢?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收集的中国现代诗歌短篇,欢迎阅读与收藏。

已不是那一个!我们在城市的边缘徘徊,在漫漫长夜中孤苦无奈。

你们可用垃圾来使我被遗弃,但我将默默地承受一切,洗涤它们,我将永远还是我自己:静默,清澈,简单而虔诚,绝不逃避,也不兴奋,微雨来的时候,也苦笑几声。

现代诗歌9**忘却的高墙**这时,不需要强调有关一丛荆棘刺入的疼痛它们彼此激烈、景仰迸发着一个女子所能承受的全部屈辱与矛盾在此之前,她长时间与一面墙交流没有寻到母亲,无比天真墙观察她细致、敏锐使她明白:只要有水、光线、空气一丛荆棘绝不会把自己置于尴尬的境地(即使蓄意,即使蕴育)无论发生什么现代诗歌10**潜入低埃的使命**谈到贡献,新的博爱涌现是清新的雨露——腼腆、折射我惊异地发现,一个人,死得比他的前世还早这多么微不足道。

现在,我已经不会在去寻找那份所谓的温暖了。

而我的心意,则明亮如你窗前的烛光,稍有暧昧之处,势所难免,因为风的缘故。

马匹在四月的桃花下吸吮春天的玉露,马匹与桃花共享荣华四月是最残忍的月份,我在花园里种下桃花,白骨突出土地,生长出玉米我的父亲是农民。

语调是语气外在的快慢、高低、长短、强弱、虚实等各种声音形式的总和。

现代诗歌年5月1日我梦到了他。

这里,只简单的把单一意象诗歌中的意象的建立略微的说一说。

自由体新诗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产物,形式上采用白话,打破了旧体诗的格律束缚,内容上主要是反映新生活,表现新思想。

竟许是痴。

像梦中飘过一枝丁香地,我身旁飘过这个女郎;她默默地远了,远了,到了颓圮的篱墙,走尽这雨巷。

现代诗歌朗诵1**《我爱这土地》**艾青假如我是一只鸟,我也就应用嘶哑的喉咙歌唱: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的土地,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然后我死了,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他瞧见我的时候的亲人,但其欢乐之梦中来,我跟着冻水松流的海风,这生命的历程啊。

那翠竹虽一时比不上粗壮的大树,要知道它的价值不在于盖屋。

你已是时代的印记。

诗歌,与其说是使用着混乱的第三种语言,不如说是单独使用着自己的一种语言,不如说是中国现代诗歌,还没有形成独特的自己的一种共通的成熟的语言。

孤独正像这满目疮痍的城市。

诗人思念的不只是捡到叶子的江南,或江北,而是江南江北都思念。

无数次我在诗歌中出走,留下仍然一无是处缓缓衰老的身体,像谁家的一个儿子:灰尘,被风越吹越轻致我心中的人你必兴旺,我必衰微。

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

访客留言